第一彩票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励志文章 >

《草草集》摘抄赏析

发布日期:18-08-12       文章归类:励志文章       标签:
       
我多少是个画家,有点绘画的认识,可是呢,我非常渴望回到像小孩、像乡下人那样,顶顶质朴的状态,面对艺术。有时我看到不懂的作品,会非常欢喜,因为你不懂,本身就是一种状态,非常质朴的、原始的那么一种状态。
——陈丹青《草草集》
*****
我们看一个人物、一个事件,需要上下文,需要周围的语境,语境是不同的版本构成的。
——陈丹青《草草集》
*****
在其他地区,其他历史景观,譬如港台、日本、韩国,或者欧洲的鲁迅读者中,我隐约感知一位陌生的鲁迅——这位鲁迅没那么严重,没那么有名,绝不盖过所有名字,但他是一个可敬的麻烦,一直会在那里。阅读他,爱他的人,相当有限,相当边缘:早先台湾的鲁迅读者,绝对少数,这就有点对了;另有位小国(我忘记是哪个国家)的鲁迅读者说:“他是所有反抗者的朋友”,这就更对了。这些国家的鲁迅读者很难改变社会,更改变不了国家,但他们可能被鲁迅改变,变成小小的叛徒,至少,是敢于孤立的人。
——陈丹青《草草集》
*****
你关进监狱,监狱里也有生活,画得好,就是艺术。
——陈丹青《草草集》
*****
死去的人,多么顽皮,到处闪避着,叫你休想找到。
——陈丹青《草草集》
*****
也是因为博物馆,我开始慢慢明白所谓“艺术不能脱离生活”,是个伪命题——我曾经相信这句话。当我离开西藏,离开祖国,就没有“生活”了,完蛋了,可是等到我画书籍静物时,我肯定,哪怕不出门,我的画册就是我的生活,画册上那些图像,就是我的生活。我来画这些画册,也是我的生活。
——陈丹青《草草集》
*****
近年有论者说,鲁迅没有主义、信仰,疏于现代国家的知识架构,不及英美派如胡适傅斯年等拥有整套民主自由等等现代理念。 
我同情这种说法,我也同意,鲁迅在好几次政治事件中,尤在苏联问题上,不及他的论敌看得清醒。 
但我从未在鲁迅那里期待英美式的宪政常识,鲁迅之为鲁迅,不在这一路。在民国言路的众声喧哗中,他不肯附和各种各样政治正确,总是成功地给大家一瓢冷水,一个扫兴,几句煞风景的话:因为他给出的不是政见,而是洞察。
——陈丹青《草草集》
*****
“文革”期间,所有画家唯恐发表的创作不“革命”,现如今,又看见大家只怕手上的把戏不“当代”:真的革命画,真的当代艺术,我都佩服的,可是众人趋附的事,斜眼看去,我总不热心。如今,总算活到下笔画画不存意图的年岁了,回头想想,十几岁时初学油画的憨傻而专注,最是金不换。
——陈丹青《草草集》
*****
…… 
在一个所有知识分子作出重大表述时早已娴熟而精致地删除或者绕开最最核心的历史事实和现实政治, 
并早就明白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国家 
——居然会有思想,而且是影响当今世界的思想,而且还能影响世界的未来。 
诸位真的相信吗?
——陈丹青《草草集》
*****
诸位想想,连几个字都犯忌,都不能宽容的国家,显然是要抑制思想,而不是鼓励思想。
——陈丹青《草草集》



第一彩票